你的位置:食品安全信息网 >> 信息中心 >> 热点关注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伊利实名举报前董事长挪用2.4亿公款 指使他人造谣“现董事长被查”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人民网   发布者:idwangwen
热度172票  浏览3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8年10月24日 14:38

 伊利集团官网今天刊登文章,公开举报伊利前董事长郑俊怀,称其索要巨额犯罪所得不成,动用最高检某原副检察长等人施压,长期造谣迫害伊利;原国家级领导、多位省部级、厅局级领导充当郑俊怀保护伞,人为抹掉2.4亿犯罪事实,运作假减刑;14年来无人敢处理。

全文如下:

常年屡遭破坏伊利苦不堪言

被迫公开实名举报信恳请彻查郑俊怀及其保护伞

——关于谣言案更多真相的公开信

我们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人,不想得罪任何人,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忍辱负重,埋头于生产经营,但常年屡遭郑俊怀及其保护伞的破坏,14年来无法伸张正义,实在是心力交瘁,苦不堪言,被逼无奈之下,向社会公布真相……

摘要:

1、今年3月谣言案案发前,郑俊怀北京密会刘成昆,诋毁伊利的谣言文章随即出炉;

2、索要巨额犯罪所得不成,造谣伊利套路十几年如出一辙;

3、原国家级领导、多位省部级领导、厅局级领导充当郑俊怀保护伞,人为抹掉郑俊怀数亿元犯罪事实,运作假减刑;

4、郑俊怀6年刑期,被人为操纵以发明假节水设备专利表现好为由减刑2年半,实际服刑过程中如住宾馆可随时回家;

5、记录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犯罪事实、证据确凿、犯罪分子供认不讳的78册案卷,14年来一直存放在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今年机构改革后转到内蒙古自治区监察委,被长期包庇,至今未公诉;

62015年,有正义感的马永胜检察长从内蒙古检察院反贪局调出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的案卷,仅用2小时就落实清楚:证据链完整、犯罪分子供认不讳,可以立即提起公诉,然而在郑俊怀强大保护伞的阻挠下,14年却无人敢处理,并谎称还未结案

7、今年3月谣言案发生后,伊利再次向正在内蒙古的最高检第三巡视组及各级司法机关递交了关于郑俊怀已被查实的挪用2.4亿公款案及诸多涉嫌重大经济犯罪线索长达14年无人处理、被人为假减刑的汇报材料,半年过去至今仍无任何实质性进展;

8、昨天伊利又正式向正在内蒙古的中央巡视组递交了以上材料,期待能给社会一个公正的交代

今天,邹光祥、刘成昆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一案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公开宣判。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邹光祥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刘成昆有期徒刑八个月。

长达五天的庭审揭开了这起谣言案真相以及幕后关键人物——伊利前董事长郑俊怀。这起谣言案与幕后操纵者十几年来攻击、诋毁、破坏伊利的手段如出一辙,就连把写手送进监狱、自己抽身而退的手腕都大同小异。

可悲刘成昆、邹光祥接受了法律审判,而幕后操纵者仍逍遥法外,并继续破坏和攻击着伊利,甚至通过境外反华网站攻击、抹黑中国乳业。

面对一次次被攻击、被污蔑、被破坏,我们本不愿花费时间和精力去理会,一忍再忍,始终坚信清者自清,觉得回应只会让谣言炒得更热,不如踏踏实实抓好生产经营。但我们低估了郑俊怀的不顾底线和不知收敛,低估了洗白的辐射力和谣言的破坏力。经年累月无休无止的攻击和抹黑产生了持久、严重的破坏,尤其在诸如年报发布等重大敏感节点造成的负面影响,已经远远超出我们所能承受和控制的范围,甚至被一次次误解。

今天我们不再沉默,将更多关于谣言案的真相公之于众,让公众看清郑俊怀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郑俊怀背后有着怎样强大的保护伞、郑俊怀及其保护伞是如何破坏伊利的……

 谁在操控谣言案?案发前郑俊怀密会刘成昆,提供相关内容

2018324日针对伊利的谣言案发生后,舆论汹涌,股市震荡,伊利股份当天市值蒸发60多亿,在员工、投资者、奶农中引起一片恐慌。尽管伊利在第一时间发布了澄清声明,然而谣言总是比事实传播更快、更广,且随着恶意揣测层出不穷,破坏力远非企业声明所能阻止,伊利第一时间选择报案。

种种迹象显示谣言案与郑俊怀脱不了干系,郑俊怀却急忙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让律师发表公开声明并接受采访,声称与刘成昆等人不认识,没有任何交往。但实际情况如何呢?

在该案长达五天的公开审理中,检方出具的证据显示,刘成昆供述案发前,郑俊怀主动约他在北京建外SOHO见面,向其提供了谣言案文章中的相关信息。检方还在庭审中提供了刘成昆的聊天记录。这些记录显示,他对其合伙人董敏说:只能用小说的形式,信息源不真实。董敏回答说:可以搞一个小说系列,不好写的都用小说手法写……把料一个个爆出来,不行就小说体……”

随后,刘成昆在朋友圈大张旗鼓地发了预告:今晚我要写篇短篇小说,超级重磅,大家敬请期待。当晚,他就将造谣伊利及管理层的文章发表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并将链接发到一个有着200多人的财经记者群里,引发了群里对伊利及管理层的讨论。

同在该群的邹光祥看到刘的文章和群里的讨论,主动添加刘成昆的微信,询问更多情况。刘成昆将谣言消息以肯定的语气透露给邹,并说一起写吧

326日,邹光祥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有关伊利及管理层的不实内容,并迅速在网上发酵。

造谣文章引爆网络后,庭审中警方依法提取的刘成昆微信聊天记录显示,他跟人炫耀:我炒起来的,牛吧,已经引爆了。

公诉人出具的证据还显示,刘成昆与郑俊怀(微信名关怀)之间有微信聊天记录,谣言引爆网络后刘成昆向郑俊怀汇报,说给我更多消息,才能接着写。此前,刘成昆鼓吹郑俊怀的文章也暴露出:他曾与郑俊怀多次见面,接受过郑俊怀的宴请,称呼郑俊怀老爷子”……

就连同案的邹光祥都在庭审中说:不知道刘成昆和郑俊怀的关系,不知道背后这么复杂,要是当时知道,自己才不会跟进这个事情。

郑俊怀为什么接连破坏伊利?旧案处理不彻底、索要非法资产未得逞

简言之,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当年郑俊怀及其背后保护伞合谋拟侵吞国有资产,将大量伊利资产变相转移出去;尚未落实到他们名下时东窗事发,郑俊怀等人被抓;背后保护伞四处活动,人为抹掉郑俊怀挪用2.4亿巨额公款及诸多涉嫌重大经济违法犯罪线索,而是选择了涉案金额较小的1650万予以6年有期徒刑的轻判;又人为操控假减刑,把郑俊怀的刑期减到3年半,就是这3年半的刑期里,郑俊怀跟入住宾馆一般可自由出入,随便回家;出狱后起诉呼和浩特市政府索要非法资产,多次败诉转而施压伊利要求配合将非法转移出去的资产落实到他们名下;因为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犯罪,伊利坚决予以拒绝……至此,他们便开始疯狂打击报复,长期造谣、诋毁、迫害伊利及管理层。

众所周知,2004年,时任董事长郑俊怀等人违法挪用公款、购买国债造成巨额亏损、家属持有公司巨额股份的丑闻败露,俞伯伟、王斌和郭晓川三位独立董事履行职责向郑俊怀等人发起质询,郑俊怀不但不依法履行上市公司规定,反而为了掩盖罪行,强行召开不合规定的临时董事会罢免了俞伯伟,独立董事王斌也愤而离职,引发了当年沸沸扬扬的独董风波

据《新京报》披露,就在独董风波爆发后几日内,郑俊怀女儿郑海燕等高管亲属,闪电将借华商世贸间接持有的逾844万股(近亿元)伊利股份,转让给了几位根本无力出资、家境普通的工薪阶层。

然而,终究纸包不住火,郑俊怀挪用巨额公款等违法犯罪行为,在中国证监会两个月的调查后彻底败露。同年12月,郑俊怀等5名高管因涉嫌挪用巨额公款用于个人营利被刑事拘留。2007年,负责该案件的内蒙古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处处长贾岐忠曾向新华社记者披露:针对此案涉案金额大、人员多、地区广,资金往来复杂等情况,我们又兵分多路,先后赴北京、上海福建广东、海南、浙江、安徽、重庆、四川、湖南、湖北、河南、吉林、辽宁等14个省市开展工作,调查询问相关人员300余人次,提取各类证据10万余份。经过检察人员近五个月的努力,迅速获取、固定了主要的和关键的证据,形成案卷78册。后经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查实、证据链完整、当事人供认不讳、随时可以提起公诉的,是郑俊怀挪用2.4亿元公款的犯罪事实。

这一涉案数额在当年足以让郑俊怀在监狱度过余生。然而,在强大保护伞的操控下,人为抹掉了郑俊怀挪用2.4亿巨额公款及诸多涉嫌重大经济违法犯罪线索,只选择了涉案金额比较小的一项罪名进行了公开审判,并象征性地作出了6年有期徒刑的从轻判决。

对此判决结果,当年就有媒体提出质疑;今年,原伊利独立董事王斌提起此次判决再次质疑,就金额而言,判决结果和他当时应该承担的责任之间,是有一定差异的

然而,即便如此轻判的6年,在保护伞运作下又被人为操控做了假减刑,减掉2年半,剩下的3年半郑俊怀竟然如住宾馆一般,随时可以回家。

正是因为检察机关对郑俊怀旧案的处理不彻底和包庇,正是因为强大保护伞人为抹掉郑俊怀挪用2.4亿巨额公款及诸多涉嫌重大经济违法犯罪线索,并运作假减刑,才助长了他们的嚣张气焰,给伊利留下了无穷祸患,贻害至今……

郑俊怀的真实目的是什么?索要巨额非法经济利益,甚至搬出最高检某原副检察长向伊利施压

由于2004年郑俊怀犯案突然,被抓时从集团转出去的巨额非法资产还没有来得及转移到他们名下。

2008年刑期一到,郑俊怀就状告当年出面收拾残局的呼和浩特市投资有限公司,索要违法违规所得,结果是郑俊怀败诉。

向呼和浩特市政府索要非法财产败诉后,郑俊怀和他的保护伞打起了伊利的主意:十几年来,包括时任内蒙古自治区的一些领导及领导亲属在内的人,一直不断给伊利管理层施压,要求配合将郑俊怀被捕前非法转移出去的资产落实到他们名下。

郑俊怀甚至搬出了最高检某原副检察长给伊利施压。2012年,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邢宝玉检察长就曾找到潘刚董事长,说:最高检一位领导要求伊利配合,把郑俊怀当年非法转移出去的资产帮助落实到他们名下2015年,潘刚董事长向内蒙古检察院马永胜检察长汇报郑俊怀破坏伊利及其重大违法犯罪的相关情况时,马检察长也说到:最高检某原副检察长(即上述那位领导)向他提了相同的要求。

面对一次次施压,伊利管理层苦不堪言,但始终坚守法律底线,违法的事情坚决不能干,均明确予以拒绝。

郑俊怀是怎么破坏伊利的?洗白自己Vs污蔑伊利管理层

在起诉呼市投资有限公司屡次败诉后,在各种施压都无法得逞后,出于对索要非法财产未果的报复,郑俊怀开始纠集一批写手和网络打手,一方面炒作包装自己是受害者;另一方面对伊利管理层进行人身攻击、污蔑、迫害,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污蔑伊利管理层、收买个别司法人员非法窃取伊利管理层及家属信息再炮制谣言扩散、在伊利发年报等敏感节点炒作扩散黑稿……

积毁销骨,众口铄金。十几年的轮番炒作,不仅洗白了郑俊怀的罪行,谣言更大有取代事实真相之势,其中两次大的谣言案直接导致股票暴跌。

一次是20112月,郑俊怀所谓的助理张三林炮制谣言攻击伊利及管理层,不良媒体人李希晓、刑满释放人员姜林等参与扩散,导致伊利股份当日跌停;另一次就是20183月,利用刘成昆等人再次炮制伊利谣言案,导致伊利股份当天市值蒸发60多亿。套路几乎一样,不同的是上一次在论坛发酵,此次靠自媒体发酵。

面对谣言和破坏,伊利迅速发澄清公告,但单靠公告难以阻止谣言扩散的速度,为了维护股东利益,伊利迅速采取任何一个上市公司都会采取的措施——依法报案。

然而,令人悲戚的是,我们不但要承受谣言案带来的巨大破坏,还要承担别有用心之人的轮番诋毁和谩骂;伊利及管理层不愿卷入无端的是非之中,一次次忍受郑俊怀泼来的脏水,专心经营把企业做强做大,却因郑俊怀及其网络打手的轮番炒作、鼓噪,一次次被伤害被误解。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非曲直到底如何?看看为郑俊怀做马前卒的打手都是些什么人:

张三林,内蒙古自治区总工会原退休人员,被郑俊怀以重金收买;20049月,在郑俊怀被立案调查的敏感时期,怕被人发现,郑俊怀以宣传费名义私自给张三林26.98万元,购买了一辆福特蒙迪欧轿车,2011年谣言案发后潜逃(后附郑俊怀假借宣传费名义给张三林支付26.98万元的凭证和张三林购车票据);

李希晓,其所在单位20022010年间,长期接受郑俊怀违规提供的赞助费共计90万元,该赞助费2010年被伊利集团审计发现叫停不久,就发生了张三林、李希晓雇佣姜林等人捏造的针对伊利及管理层的谣言案(后附郑俊怀与李希晓签订的合同);

姜林,曾因盗窃被重庆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管教,1999年又因抢劫罪被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判处7年徒刑;

刘成昆,被媒体开除人员,庭审中当着妻子的面辩称与人约炮”“与卖淫女聊天是工作需要,还曾被北京市公安局处理过,留有案底……

且不论李希晓、刘成昆等人的目的是什么,更不论其背后是否有商业利益,只看案件本身,从侦查到公诉到庭审到判决,司法自有定论,我们相信法律的公平正义。

关于伊利管理层的真相是什么?临危受命带领企业做大做强却长期被污蔑

在郑俊怀所炮制的诸多谣言和贴金炒作中,影响最深的便是他炒作自己的贡献,污蔑伊利管理层。事实是怎样呢?

梳理当年的伊利独董风波郑俊怀被拘留等报道,不难找到答案:

回首世纪之交,中国乳业机遇与挑战并存,在那个激荡岁月里,心怀理想、青春激扬、满腔热血的乳业人,卯足了劲想要抓住这难得的机遇,实现企业发展,推动行业进步。

1999年,潘刚带着一群年轻乳业人,从零开始,组建了伊利液态奶事业部,凭着年轻人的开拓与进取,在短短4年实现业务收入从6000万到46亿元的跨越,开启了中国的液态奶时代。

然而,就在伊利迎来大好发展时机之际,负责企业生产经营的潘刚总裁带领着这样一个一心为伊利拼搏、屡创佳绩的团队,却莫名其妙遭遇了来自时任伊利董事长郑俊怀的打压。

案发后才得知,原来当时的郑俊怀心思并不像他标榜的那样一心一意为伊利长远发展考虑,更没想着做大做强中国乳业。而是放在如何通过手中的权力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为此,郑俊怀罔顾国家法律,不顾巨额亏损的后果,用贪污公司的150万元公款作为好处费收买浙江金信信托董事长葛政,让他帮助进行了一系列非法转移资产的暗箱操作:郑俊怀挪用公司6亿多元公款到金信信托旗下的浙江金通证券购买了国债,然后将这笔国债抵押套现,将套现的资金转到深圳银信投资,通过银信投资再转给浙江金信信托,再由浙江金信信托打给持有伊利股份的呼和浩特市财政局,购买呼市财政局的全部伊利国有股份,从而通过违法手段将伊利资产变为了私产……其违法行为引起上交所注意、将要败露之际,郑俊怀又用人身调查等非法手段,试图逼迫董事会成员与己同流合污,未果后强行罢免独立董事、孤立打击其他坚持正义的董事……

最终,郑俊怀东窗事发,不仅包括他在内的原多名管理层被抓,也直接导致正在快速发展的伊利几乎陷入绝境:内部员工人心惶惶,不知道企业未来的路在何方;外有竞争对手虎视眈眈,准备一举将伊利从中国乳业版图上挤出;股票跌停,市场流言汹汹,投资者信心丧失殆尽……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时任总裁潘刚和管理层,临危受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带领公司摆脱了困境,走向正轨。

这之后的14年,伊利在管理层的带领下、在全体员工的打拼下,一步一个脚印,一分一厘积累,保持了稳健高速增长,营收从突破百亿元大关,到200亿、400亿,再到500亿、600亿,直至2017年的680亿;从一家北方小厂做到亚洲乳业第一,跻身全球乳业第一阵营……

做大做强一个企业不容易,十几年心无旁骛专注于实体经济更难,认准了乳业这样一个产业链长且”“的行业更是难上加难。成绩的取得,没有任何捷径,靠的是全体伊利人的脚踏实地、务实苦干、辛勤付出,管理层甚至常年无休……

然而就是这样来之不易的局面下,伊利还要面对郑俊怀长期的攻击、污蔑和破坏,随着企业做大做强、向国际化大踏步迈进的关键时期,更是变本加厉,打击迫害、诋毁破坏愈加疯狂,就连董事长因长期高负荷工作累倒治疗一事,他们都不放过,更是让这波谣言持续数月之久,实在令人发指……

谁在纵容包庇郑俊怀?郑俊怀的保护伞有原国家级领导,也有多名省部级、厅局级领导

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及其它违法犯罪的证据确凿、案卷俱在;郑俊怀被人为假减刑,被判6年减为3年半;出狱后郑俊怀又被指控侵吞黑龙江近2亿国有资产……

就是这样的案犯,却常年逍遥法外,一方面长期诋毁、抹黑、破坏伊利,一方面又在媒体面前包装自己、虚伪地说不会做损害伊利的事

面对郑俊怀十几年来的破坏、诋毁和攻击,我们被逼无奈,实在没有办法,才依法依规向各级检察、监察部门实名递交了几十封关于郑俊怀已被查实的挪用2.4亿公款案及诸多涉嫌重大经济犯罪线索长达14年无人处理、被人为假减刑的汇报材料,恳请呼吁对已查实的郑俊怀违法犯罪事实立即提起公诉,将郑俊怀绳之以法,向全社会公开真相,阻止其对伊利的破坏。

但每当有关部门想要办理此案时,都会受到郑俊怀强大保护伞的压力和阻挠,郑俊怀的保护伞强大到什么程度?通过两件事情公众可以感知:

2011年张三林炮制伊利谣言案发后,我们找到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的领导申诉:郑俊怀犯有这么严重的罪行,你们已经查实了他挪用2.4亿公款的罪行,为什么还不提起公诉?还让这样一个罪行累累的人不断迫害伊利、把伊利迫害得这么惨?

检察院的领导对我们的遭遇非常理解和同情,但是跟我们说: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的这个案子是查实了,但不能公诉,因为这是某某领导交办的。不过,你们可以再提供一些郑俊怀其它的违法犯罪线索,我们来进行调查

我们知道检察院还掌握着郑俊怀的其它犯罪线索,伊利原职工刘波在郑俊怀被抓后,主动找到检察院和伊利集团来反映:他曾消失一段时间,实际上一直在上海帮助郑俊怀打理巨额非法资产,包括呼和浩特恒信有限公司、呼和浩特诚信有限公司、上海杨关实业公司、上海利洁绿色食品有限公司、上海利驰有限公司、香港卓成有限公司、上海瀛洲实业公司等很多公司,还有房产、汽车;以及当时以伊利集团名义收购的乌海中药厂,当年是郑俊怀和乌海市委书记在内蒙古新城宾馆签的约,实际上是郑俊怀通过他非法控制的上海的公司收购的,根本不在伊利的名下。

所以我们就和检察院领导说,郑俊怀有这么多犯罪线索,能不能从这个线索开始查。检察院的领导说我们马上安排,没多久内蒙古检察院就成立了以反贪局干警陈某为组长的专案组,调查中,专案组发现了郑俊怀很多违法犯罪线索,也验证了刘波交代的情况是真实的。但蹊跷的是,专案组向反贪局领导汇报了阶段性成果后,案件就没了下文,专案组也很快被解散,之后再也没人敢调查这些线索。

2015年,郑俊怀再次破坏伊利时,我们向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及马永胜检察长反映了检察院已经查实的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但被长期包庇不予公诉的事实,以及郑俊怀诸多涉嫌重大经济违法犯罪的线索。

头一天临近下班时,我们向马检察长做了汇报,马检察长说他从山东调来内蒙古检察院,对这个案情还不了解,让我们放心等待。并告诉我们:按照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对实名举报都会回复,检察院会依法办事,对伊利的实名举报会及时落实。第二天上午11点左右,马检察长就回复了我们:他让检察院公诉处处长从反贪局调出了郑俊怀违法犯罪的所有案卷,只用了2个小时核实,就确认了伊利反映的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的犯罪事实是准确无误的,可以立即提起公诉。我们还了解到,马检察长将此事交由时任内蒙古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曲云清落实处理。但是,紧接着就遭到了来自他们强大保护伞的巨大压力,一直到20181月这位充满正义和责任感的马检察长离任,这个案子也没有办下去,没能启动对郑俊怀违法犯罪一案的公诉。

可见其背后保护伞势力之强大。郑俊怀背后的保护伞究竟有多强大?

在郑俊怀违法犯罪和被人为假减刑过程中,包庇他的保护伞,涉及原国家级领导、多名省部级领导和多名厅局级领导,还包括内蒙古某知名企业原董事长。

在这些强大保护伞的包庇下,郑俊怀为所欲为,对伊利现任管理层进行了长期的打击迫害。直至今年3月又一次炮制谣言,甚至就在这次谣言案开庭审理前后,还在持续炒作攻击。我们不得不又一次向正在内蒙古巡视的最高检党组第三巡视组、各级监察、检察部门实名举报,并当面向这些单位的领导反映关于郑俊怀已被查实的挪用2.4亿公款案及诸多涉嫌重大经济犯罪线索长达14年无人处理、被人为假减刑的情况。收到材料后,最高检党组第三巡视组、内蒙古监察检察部门的领导都对伊利的遭遇表示同情和理解,他们也认为我们反映的都是真实的、客观的。但是半年过去了,对于郑俊怀涉及重大违法犯罪的众多案件,至今没有任何处理。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询问,得到答复如下:

第一,确有其事。但目前新的《刑事诉讼法》正在提请全国人大审议,还要再等一等;

第二,由于机构改革,监察和检察部门的职责还存在不清晰的地方,案卷已转到内蒙古监察委,应由监察委调出卷宗来启动,检察院才能公诉;

第三,案件正在初步核查落实中;

第四,郑俊怀的案子一直就没有结案;

第五,不查郑俊怀,是为了保护你们企业,如果继续反映情况就连你们一起查……

当年马永胜检察长只用2个小时就落实了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的犯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证据链完整、犯罪分子供认不讳的,可以立即提起公诉,怎么今天郑俊怀的案子还在落实过程中

现在某些人为了继续掩盖包庇郑俊怀的违法犯罪事实,故意混淆视听,说郑俊怀的案子还没有结案。当年检察院安排陈某负责调查的郑俊怀违法犯罪案和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根本就是两个独立的案件,是陈某查的案子被人为叫停没有继续查下去,而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的犯罪事实早已查清、证据链确凿、可以立即提起公诉,何来没有结案一说?

难道因为新的《刑事诉讼法》修订和机构改革,一些部门就停摆、不作为吗?难道修法过程中就任由犯罪分子犯罪而不予追究吗?难道就任由谣言案幕后操纵者肆无忌惮攻击一家涉及上下游几十万人利益的企业吗?难道就任由违法犯罪的人长期逍遥法外吗?

至于说不查是为了保护我们企业更是荒唐至极!十几年来,每当有人问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就有人颠倒黑白说:这是企业在内斗,他们都有问题,不查是为了保护伊利现任管理层,实际这些说法是有人在混淆视听,目的是为了包庇郑俊怀,掩盖自己的渎职不作为。如果你们真的是保护企业,怎么还任由犯罪分子郑俊怀长期迫害伊利、给国家给社会给企业造成这么大损失而不管不顾呢?

可见,郑俊怀的保护伞势力有多强大!人为抹掉郑俊怀违法犯罪事实14年后,直到今天检察部门还不敢得罪他们,不敢对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的犯罪事实提起公诉。

何时才能还伊利公平?恳请对郑俊怀2.4亿犯罪事实提起公诉,彻查被假减刑、侵吞黑龙江国有资产等事实,阻止对伊利的破坏

十八大以来,在总书记大力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依法治国的精神指引下,各级党组织以实际行动践行对党忠诚的誓言,全国各地都在认真贯彻落实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要求。

我们也实实在在地感觉到,各级检察部门承受的压力依然非常大,我们非常理解。

但当年对郑俊怀的轻判,没有让郑俊怀为自己的行为忏悔,更不要说感恩戴德,反而恩将仇报状告政府索要非法财产,未能得逞后又长期诋毁、迫害、打击伊利及管理层,甚至动用非法手段连管理层家中的老人和孩童也不放过,四处造谣,滋事生非。每一次谣言,最直接的影响在股市,动辄造成股票跌停,导致广大投资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财富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让伊利员工人心惶惶,他们的家人也为之担心;让广大奶农承受严重损失,辛苦积累付诸东流……

放眼全球乳业,没有哪一家乳企像伊利这样长期遭遇到来自经营之外这么大的破坏和压力;放眼国内任何一家实体企业,也没有哪家企业因为过去领导人的旧案羁绊至今……然而伊利十几年来,就是在郑俊怀及其保护伞的破坏下做到亚洲乳业第一,这其中的甘苦和压力,只有伊利人自知……但当面对亲人的叹息、员工的迷惘、奶农的无助、投资者的失望,面对每一次企业重大节点尤其今天国际化的前行路上谣言对我们的致命一击,此前的一再忍让瞬间崩溃,让我们别无选择,退无可退。

我们深知,今天发出这封公开信,可能会触动更多人的利益,不仅仅会受到来自郑俊怀和他的保护伞更疯狂的打击,还可能遭受那些14年来不作为甚至涉嫌渎职包庇的官员的报复。我们真的不想伤害任何人,但这么多年我们已经走投无路,实在没有办法,只得将关于郑俊怀已被查实的挪用2.4亿公款案及诸多涉嫌重大经济犯罪线索长达14年无人处理、被人为假减刑、郑俊怀及其保护伞常年破坏伊利的真相公之于众,再次恳请检察机关立即对郑俊怀诸多重大违法犯罪事实提起公诉,以阻止郑俊怀及其保护伞对伊利的破坏。

广安严书记”“台州周局长被举报后不到一周,有关部门仅凭网络上的一些线索即查实并及时向社会公布了调查结果。当年马永胜检察长用了不到2小时就落实了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的案子是客观存在的、证据链完整、犯罪分子供认不讳,可以立即提起公诉,如今已经整整拖了14年,距今年3月谣言案发我们实名举报也过去了半年多,而这些案卷今年已经由内蒙古检察院反贪局转到了内蒙古监察委,根本不用像严书记”“周局长的案件那样去重新调查,都已经是查实的,可以立即公诉,但是直到今天也没有人处理,甚至还以没有结案来搪塞企业和公众。

就在我们感到绝望之时,中央巡视组又一次进驻内蒙古,这让我们再一次燃起了希望。我们第一时间当面向中央第八巡视组进行了汇报并正式递交了实名举报材料,我们期待着能给企业、给社会一个交代。今天,我们从此前向各级部门实名举报的几十份材料中选择三份,向社会公开。我们还将视郑俊怀长期破坏伊利以及违法犯罪案的处理进展向社会公开更多具体信息……

我们再次重申以下事实:

当年已经坐实、证据链完整、当事人供认不讳的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及诸多涉嫌重大经济违法犯罪线索的78册案卷,14年来一直存放在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现在这些案卷转至内蒙古自治区监察委。恳请检察机关向社会公开这78册案卷,并对郑俊怀违法犯罪事实依法提起公诉;

郑俊怀挪用2.4亿公款及诸多涉嫌重大经济违法犯罪的事实,在强大保护伞的操控下被人为抹掉,未依法提起公诉,恳请检察机关公开什么人操控抹掉了郑俊怀的以上罪行?有正义感和责任感的马检察长当年不到两小时就落实清楚、说立即能提起公诉的案子,为什么今天你们还对社会谎称没有结案?如果真没结案,这14年你们在干什么呢?我们相信马永胜检察长说的是事实;也相信内蒙古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处贾岐忠处长代表检察院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到的形成的78册案卷是真实的;

在强大保护伞的运作下,2005年,只选择了郑俊怀挪用公款1650万这项比较轻的罪名进行了公开审判,并象征性地从轻判处郑俊怀有期徒刑6年,又把6年减为3年半,就是剩下的这3年半郑俊怀还能像住宾馆一般可以自由出入监狱,难怪连他自己在宴请谣言案案犯刘成昆等人的饭局上都说,领导让我休息一段时间,我就进去休息了(后附刘成昆2018130日公开发表的文章中提到接受郑俊怀宴请时的聊天内容)。恳请检察机关公开哪些领导参与运作了郑俊怀案件的轻判以及假减刑?是怎么运作的假减刑?是谁允许郑俊怀可以像住宾馆一样随便出入监狱?山西黑老大因假减刑能重新收监,郑俊怀的假减刑事实检察院已经清清楚楚知道,为什么今天还不重新收监?

此外,郑俊怀多起重大经济犯罪中有一起涉嫌侵吞黑龙江两亿国有资产,我们就郑俊怀这一涉嫌违法情况向黑龙江省监察委寄出了几十封实名举报材料并确认收到,但时隔半年,至今没有任何人给予任何答复。恳请黑龙江省监察委公开被郑俊怀控制的公司收购三道牧场的整个过程及相关文件,是否存在郑俊怀控制的公司伪造合同行为?是否对三道牧场改制进行了公开的招拍挂?是否有领导在整个过程中存在操纵行为?是否如三道牧场员工所控诉的造成了近2亿元国有资产流失?

……

我们也要郑重告诉郑俊怀和他的保护伞:只要你们没本事把控制三道牧场的文件销毁,没本事把存放郑俊怀违法犯罪案卷的办公大楼连同78册案卷烧掉、炸掉、毁掉,总有那么一天,你们的案子会有人处理,你们违法犯罪的事实会依法得到惩处追究,你们破坏伊利的行为会真相大白。我们坚信,正义也许会迟到,但决不会缺席!

我们一直行走在阳光下,所反映的情况都是客观、真实的,愿意对此承担一切法律责任。我们再一次恳请有关部门主持正义,也呼吁社会大众关注,彻查郑俊怀诸多违法犯罪事实,尽快对已经查实的郑俊怀违法犯罪行为提起公诉,并向全社会公开真相,以彻底阻止郑俊怀及其保护伞对伊利的破坏,还企业一个正常的经营环境,还广大奶农一份安宁,还社会以公平正义!相信在中央大力反腐、中央巡视组巡视利剑下,阳光驱散阴霾的那一天会早日到来。

 

  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81024

 

顶:4 踩:13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7 (56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17 (52次打分)
【已经有47人表态】
10票
感动
7票
路过
4票
高兴
8票
难过
5票
搞笑
4票
愤怒
4票
无聊
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伊利实名举报前董事长挪用2.4亿公款 指使他人造谣“现董事长被查” - 食品安全信息网 - Powered by SupeSite